林晓城

前:程序
现:无业人员
http://linxiaocheg.github.io

我甚至都没有一个可以用的书包--《我的孩子-生命之源》玩后感

开始接到这个游戏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因为这听起来就是个奇怪的名字,一听就觉得不好玩,况且这游戏看起来节奏很慢的,养孩子模拟器?有什么可养的,不就管理吃喝拉撒睡?带着这样的心理,我打开了这款游戏,其实拿到手的时候据说翻译丢了很多文本,所以到手是个半成品。进去就是铺天盖地的赞助(made by unity这种都是小菜)一共三页,最后一页有句话,本作是由“生命之源受害者联盟”真实故事改编,这是个什么联盟?我并没有多想,因为紧接着就进入了游戏主菜单,但是在主菜单上面有一句话:该游戏改编于真实事件,含有让人不舒服抑郁的情节,什么意思嘛?引起不适?那你做这个游戏到底让谁舒适?。页面的画风还好是我比较喜欢的类...

今日练习:丑东西

今天也是致郁的一天

梦境故事-勇者马丁(上)

我曾认为马丁的早晨是我童年时最喜欢看的动画片之一,长大后亦是如此。直到某天的深夜,我在动漫频道看到了马丁的早晨2,我深深感慨:这都出2了,我都多大岁数了?(实则15年首播,我18年才看到),但是百变马丁可以说让我觉得非常失望,虽由法国公司制作,但是剧本一股浓浓的天朝味道。从百度得知,马丁的早晨台本是法方控制的,上海的今日动画负责制作。到了百变马丁这儿版权被今日买下来,台本就是中方的了,说实话中方这个看过后觉得很失望,不知道是我年龄和的增长或是真如我预料那般天朝味儿十足。一月份我在沈阳闲逛,晚上在青旅睡觉时,做了个奇怪的梦,而这个梦就是关于马丁的,根据梦境就叫他勇者马丁吧,今晚就把这个梦境重写一...

啊,我都佩服我自己大半夜写了这么个推荐。

一开始不能很好的接到吉田的球,每次都会戳到手指的皮肤撕裂出血,赛后手指经常肿的没法弯曲。但是,能接吉田的球真是太幸福了。
在今年夏天大火的金足农,被各路营销号疯狂转载的球队,现在应该鲜少再有人关注了吧。今天在外网看到球队的王牌吉田选手向高野连递交了职棒申请,那我想,他应该会有很大希望进职棒了。很多人说金足农是吉田一人的球队,靠着他在甲子园一路打到了决赛,但是棒球从来不是一个人的运动。菊地亮太是他的捕手,不过他是不会去参加选秀的,因为在他前面有无数优秀的高中球儿,他甚至连去当职业球队当育成选手的能力也没有,但就是这样,他也接了三年吉田的球,他们应该就此分...

老旧的鼠标垫配上一块崭新的键盘

测试人生13

看着被打落在外的烟头,林飞昂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关上车窗,靠在椅背上,他打开了电台。电台里此时正播放着娱乐节目,播了一会儿就进入了广告时间,在充斥着“装修去甲醛”、“不孕不育到xx”等广告的空气中,不得不尴尬的换了台。林景逸见状拉开车门跳下车,换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哥你看地图,就开到这,不远,要不我来开吧?”

林飞昂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是不进拘留所不罢休了是吗?拜托,这可是我的车。”说完,他不耐烦的发动了车子,重新上路。一路上林景逸都没有再开口说话,他靠着副驾驶的车窗,呆呆的看着窗外。好在离得也不算远,不一会就开到了林景逸原来租住的小区楼下。不来不知道,原来林景逸原来住的地方离...

我在测试人生上投入的心血不比程序人生,因为程序人生是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写的,测试人生则是在一个我所构想的世界里写的,写了时间线和事件材料贴在我的写字台上,每次没思路了就拿起来看看。大纲铺到后面我在想,这个文章真的适合叫这个名字吗?测试人生,字面意思是一个测试员的人生,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恐怕并不是一个测试员该参与的了,詹姆斯教导我你如果想做一个程序又觉得自己实力不够那你可以去应聘测试呀。事实是我并没有听他的话,直接应聘了程序,吃了苦受了罪回想起他的话,于是有了这篇测试人生。去年认识的测试小姐姐今年转行做程序了,而我也要掀开过往,走上那条自己曾不屑走的路,在寒冬中摸索前行,只是我唯一的期望罢了

测试人生12

散会后,老张打开手机发现有几条微信还有两个未接电话,一看是林景逸发来的,说自己想离职,离职信都写好发过来了。这小子怎么就想着要离职呢,难道是出了事自己心里过意不去?当下就拨了电话过去。

“景逸,刚才在开会没接到你电话,你为什么要辞职啊。”

“师傅,林经理处处跟我作对,看我哪儿哪儿不顺眼,我不如辞职算了,省的天天被他挑刺。”电话另一头的林景逸说的委屈巴巴的,其实早就已经爽的不得了了。你林飞昂不是要我走人吗,那我就走给你看啊,既不用受你的气,我还能继承这么大的家业,嘿嘿。

“这事倒也不是他针对你,你知道这次事故我们流失多少用户吗,这次把运营和客服忙的够呛,两班倒人手都不够了。现在大学生工作也...

测试人生11

“放手!”林飞昂奋力的挣扎,见查理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他一口咬在了查理的手臂上。

“嗷,乔治,你这牙口可真…我是说你可…”查理本想借着酒劲儿把林飞昂办了,这样没准就能把他留下,没想到他居然咬了自己一口。趁着查理愣神的功夫,林飞昂一把抓住他的肩,猛地支起了腿,膝盖怼上查理的小腹。突如其来的攻击,疼的查理一哆嗦,从床上滚到地上。

“我不可能留下的,你死心吧。”林飞昂从床上爬起来,看着瘫坐在地的查理,头也不回的走了,以前就算是被A4纸割破了手指,林飞昂也会找到药箱给他贴上创可贴,现在,恐怕是真的要分开了吧,查理躺在地上,听着震耳的关门声,咬着牙用手臂捂住了眼睛。第二天,林飞昂和他的行李一同消失了...

1 / 4

© 林晓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