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城

前:程序
现:无业人员
http://linxiaocheg.github.io

明早就是分区冠军赛了,拜托了圣徒一定要进超级碗,想我当年第一次看橄榄球就是圣徒打公羊,结果圣徒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加油啊圣徒

19的封面是强打少年,哈珀,什么时候大谷能上一次封面?别受伤,一切都好

测试人生14

林景逸捂着头,大喊道:“干嘛打我啊,我又不是没有分寸,这不是没撞上吗?干嘛那么凶啊你!”

林飞昂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把薅住林景逸的领口,大骂道:“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想死别拉着我!”说着拉开车门走到副驾驶,一把拽开副驾驶的门,解了林景逸的安全带就把他从车里拉了出来。“哥,哥你要干什么?我错了哥!”林景逸惊恐的看着火冒三丈的哥哥,生怕他把自己裤子扒了摁在引擎盖儿上打,于是他死命的拽着裤腰挣扎。

“去,自己打车回家,别坐我的车了。我伺候不起。”把人从车里揪出来,林飞昂回到驾驶位,重新发动了车子。

“不行,我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林景逸一想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哪儿管得了这么多,在发动车子的一瞬间冲到了引擎盖前,张开双臂拦住了林飞昂的去路。“我也不想继承公司,你带着我一起做游戏吧,哥!”说话的时候,他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一脚油门过来把自己撞飞出去。然而回应他的并不是引擎的声音,而是车窗被降下的声音。“我现在觉得你去继承公司也不太好,你这本事,不如回家做梦,这是最容易实现你的梦想的方法。”林飞昂的头从车窗里探出来,墨镜下的眼睛里藏满了嘲讽。

“你!”林景逸早已涨红的脸此时变得更红了,喊出那些话早就羞的不行,现在林飞昂又这么嘲讽自己的理想,气不打一处来,冲到车窗边,扒着车窗大吼道:“我不想继承公司,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有错吗?”顿了顿,他又小声嘀咕道:“就算我做的不好,我改还不行吗?”

“哎哎哎,这事真没得商量,你改也没用,我建议你离这行远点,林氏什么位子你想坐还坐不了,非要到我这小破公司来。”林飞昂一点也不想看到这个弟弟打出所谓的感情牌,他赶紧回绝了这个'痴心妄想',关上车窗正准备一脚油门溜之大吉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刚给人东西都从出租屋搬出来,自己这会儿拉着东西回家,免不了亲爹一顿数落,无奈又解开安全带,在林景逸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把后座腾出来一个位置,又把傻愣在一边的林景逸塞进后排。“你给我老实点,不然你就去后备箱趴着吧。”狠狠地瞪了一眼被一堆杂物挤在后排的弟弟,开回了家。一路上林景逸倒也没再捣乱,安静的坐在后排,盯着哥哥的后脑勺出神。他知道这个哥哥认自己一定是有原因的,理论上来说这个哥哥才是林氏的继承人,但是自己一来为什么二话不说就把继承人的位置让给自己?一定有事儿!劝自己不要进游戏圈,分明就是他想做游戏不想继承公司罢了。也许,做游戏真的比开公司更挣钱?想到这他就觉得自己更应该留在悦游,以后如果真的开发出了风靡全球的游戏,那自己岂不是名利双收?这顿嘲讽不但没打散他的信心,反而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留在悦游。林飞昂如果知道自己的弟弟是这个想法,恐怕会被气的当场吐血吧。到了家,林飞昂从车上跳下来,把林景逸的东西都从车上搬下来后,简单的和管家交代了两句就又开车走了。

“周叔,我哥呢?”林景逸刚挑了点常用的东西准备抱进屋,一转身发现林飞昂的车已经不见了,一看管家周叔正站在院门口,便问了一句。

“噢,大少爷说公司还有事,先走了。”周叔见林景逸手里拿着东西,走过来向他伸出了手。“还是我来吧,听说您今天被交警扣了车累了一天,大少爷嘱咐我让您早点休息,下次开车出门别忘了带驾照。”周叔见林景逸楞在原地,便走过去拿走了他手里的东西,自顾自的朝着别墅大门走去。“诶诶诶,那我哥他不住这里吗?”等他回过神来,手里的东西早就被拿走了,他赶紧追上去,正好借此机会问清楚林飞昂在市区的住址。


想接游戏剧情的策划,只署名不收钱那种,但是读的书太窄,科幻古风驾驭不了

改变,孤独,相信,应付,,逃走,如果让我评价《我的孩子:生命之源》那我一定会说这不是个好游戏,真实的反战题材从来都不是什么能让人开开心心玩下去的题材,可能我会沉浸在this war of mine的交易中,可能我会在勇敢的心里愉悦的操控狗子给我开锁,但是我不能在这个游戏里开开心心工作挣取属于我的那份工资。虽然他展示的是战后生活,没有硝烟,没有炮弹,可是这比子弹打在身上更疼,像一块碎玻璃扎在心头,然后又被人猛地拔出来,当血液溅在你的脸上,你才想起来,二战已经过去了,我们已经和平了,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可是,就算我们生活在了和平年代,这种事真的不会再发生了吗?可能有人会说我要炸死学校的那群无知的挪威人,但是游戏里并没有这个选项,你只能选择收拾心情继续接下来的生活,你没法去找校长,老师,因为在他们眼里,你收养了“纳粹孩子”,你就是错的。

我甚至都没有一个可以用的书包--《我的孩子-生命之源》玩后感

开始接到这个游戏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因为这听起来就是个奇怪的名字,一听就觉得不好玩,况且这游戏看起来节奏很慢的,养孩子模拟器?有什么可养的,不就管理吃喝拉撒睡?带着这样的心理,我打开了这款游戏,其实拿到手的时候据说翻译丢了很多文本,所以到手是个半成品。进去就是铺天盖地的赞助(made by unity这种都是小菜)一共三页,最后一页有句话,本作是由“生命之源受害者联盟”真实故事改编,这是个什么联盟?我并没有多想,因为紧接着就进入了游戏主菜单,但是在主菜单上面有一句话:该游戏改编于真实事件,含有让人不舒服抑郁的情节,什么意思嘛?引起不适?那你做这个游戏到底让谁舒适?。页面的画风还好是我比较喜欢的类型,背景是一个房间的内部,墙上还挂着日历,日期是八月21号。这个游戏的章节并不是很长,只有五章,一章对应一个事件,而你要做的就是照顾好你收养的儿子/女儿。做饭,喂饭,洗澡,穿衣服,哄他们睡觉,还要学会安抚他们的情绪。故事背景发生在二战后的挪威,德国战败投降,德国士兵撤出挪威后,留下了很多在生命之源产房出生的婴儿,这个生命之源是什么意思呢,身为理科生的我以前自然数没听过这段历史的,百度后发现,纳粹当时有个脑子秀逗的人搞了个生命之源计划,就是让德国士兵和金发碧眼的女子生孩子????看历史说不仅支持国内的党卫队已婚男子一夫多妻,让国外的士兵跟当地女孩谈恋爱生孩子,甚至还有生不出来去绑孩子的。讲真这个人绝对是没学过生物的,俩白人都有可能生个黑皮肤的孩子,你们还想生一大堆金发碧眼的孩子当你们的未来战士?真是作得一手大死。从游戏中“你”的日记里可以得知,当时挪威人口三百万,驻扎在挪威的德军也有三十万+,德军撤走后,有12000个在德军进入挪威后所出生的“战时孩子”被留在了德国。而我们的故事,也正是来源于这些孩子们。你在克劳斯三岁时领养了他,代价是你丢掉了工作,当你带着克劳斯找到了新的安身之处时,克劳斯已经要七岁了,上一个街区的人非常讨厌这些“战时孩子”,而这个街区也是,你会收到邻居的奇怪纸条,什么猫咪在吃花啊,不许讲德语啊,不许德国人参与游行啊云云,但是我们家孩子也没什么朋友啊,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家宝贝是德国仔呢。下面就到了我们的致郁环节:儿子上学。我不知道这些小孩子们从哪里知道了克劳斯是个德国孩子的事实,毕竟克劳斯也是讲英语的人,这是他在挪威被收养的第三年,幼儿时期学的那点德语都忘得差不多了,不过游戏每章结尾都会有一个统计数据,有一项就是不让克劳斯在外人面前说德语,那么,他到底说了哪句德语呢?回顾第一章,有一段是他说他的记忆里有个叫做oma的老人,他还画了一幅画,灰色的头发,红色的嘴唇,红色的衣服,而这个oma,就是德语,至于这个oma是谁,游戏的后面会有讲解。我们的克劳斯满心欢喜的期盼着上学,而到了学校他却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像liv那样会和他做朋友,大家都带着一种敌意的眼光看他,而这,仅仅只是开始罢了。第一章起名为change,可能只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但又何尝不是人生的一个转折呢?

今日练习:丑东西

今天也是致郁的一天

梦境故事-勇者马丁(上)

我曾认为马丁的早晨是我童年时最喜欢看的动画片之一,长大后亦是如此。直到某天的深夜,我在动漫频道看到了马丁的早晨2,我深深感慨:这都出2了,我都多大岁数了?(实则15年首播,我18年才看到),但是百变马丁可以说让我觉得非常失望,虽由法国公司制作,但是剧本一股浓浓的天朝味道。从百度得知,马丁的早晨台本是法方控制的,上海的今日动画负责制作。到了百变马丁这儿版权被今日买下来,台本就是中方的了,说实话中方这个看过后觉得很失望,不知道是我年龄和的增长或是真如我预料那般天朝味儿十足。一月份我在沈阳闲逛,晚上在青旅睡觉时,做了个奇怪的梦,而这个梦就是关于马丁的,根据梦境就叫他勇者马丁吧,今晚就把这个梦境重写一下吧。

今天的马丁有些与众不同,他并没有在早晨变成什么新模样,反而,他和镇上的小男孩们一起,被选为了勇者。当他看到镜子里穿着勇者服装的自己时,他还以为自己今天是个探险者,是的没错,勇者们都穿着军士的衣服,而马丁则是统帅勇者的将军,噢准确的说,是“反叛军”将军。他们的目标是推翻政府军,建立自己的新政府。当他急匆匆的根据勇者通讯器跑到反叛军根据地—小木屋时,他发现算上他在内,一共就五个将军,另外四个人居然瘫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里没有播报什么新闻,而是正在观看用通讯器投屏直播的士兵博弈。士兵博弈,顾名思义就是士兵之间的博弈,当然这博弈就是纯粹的、现实中的搏斗,参战双方在反叛军的地下战斗场各出士兵一百人,哪方的士兵全部倒下,哪一方就失败,而胜者也会赢得一笔不菲的财产去扩种自己的军队。“喂你们不是反叛军吗?为什么要看这种无聊的东西?”马丁冲到四个人面前大吼着,“你们可是勇者统帅,居然躺在这赌博?我们辛苦打下的阵地,一会就要被夺走了!”瘫在沙发上的那人仍旧顶着投屏,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反正政府军也打不到这里,再说都是那些小孩子在外面冲锋,我们只需要坐享其成就好了,为什么要冒险?”“就是,冒那个险干嘛,这个才有意思,反正赢了就可以得到一大笔钱,又不用担心招不到士兵,有钱什么干不了呢?”另外两个人也跟着附和着,只有一个黄发勇者站起来,走到马丁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兄我看你是傻了吧,昨天不还和我们看的很开心吗?”是他!郭莫!马丁拉着郭莫的手走出小木屋,“走郭莫,你跟我去附近巡逻一圈。”郭莫哪肯跟着去,一边挣脱一边小声儿说道:“我说马丁,大家现在也不是不想出去,可是听说今天是葛督查巡逻,你知道他抓走了我们多少兄弟吗?到现在已经有三个统帅被抓了,你是不是想成为第四个啊。”“嗨呀,哪有这么多风险,我们不是勇者统帅吗,就带一队人出去走走就好啦。”马丁自信满满,哪儿还听得到郭莫的解释,拉着他就往街上走。

“诶诶诶诶我说你手下可一个人都没有了啊,昨天你在博弈里输的干干净净,你确定今天还要出来冒险?”郭莫一边挣扎一边小声的说道。

马丁心想,昨天的事我可不记得,管你呢,溜就对了,反正我的运气也不会差到一出门就遇到葛督查吧?哪成想,刚走到街道上没一会,就远远的看到一个头顶秃的发亮的男人朝这边走来,郭莫一看,惊道:“糟了是葛督查!”


啊,我都佩服我自己大半夜写了这么个推荐。

一开始不能很好的接到吉田的球,每次都会戳到手指的皮肤撕裂出血,赛后手指经常肿的没法弯曲。但是,能接吉田的球真是太幸福了。
在今年夏天大火的金足农,被各路营销号疯狂转载的球队,现在应该鲜少再有人关注了吧。今天在外网看到球队的王牌吉田选手向高野连递交了职棒申请,那我想,他应该会有很大希望进职棒了。很多人说金足农是吉田一人的球队,靠着他在甲子园一路打到了决赛,但是棒球从来不是一个人的运动。菊地亮太是他的捕手,不过他是不会去参加选秀的,因为在他前面有无数优秀的高中球儿,他甚至连去当职业球队当育成选手的能力也没有,但就是这样,他也接了三年吉田的球,他们应该就此分道扬镳了,可能亮太到了大学还会打棒球,但是从吉田递交职业申请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不会在一起了。